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官场风流 > 第三十七章 小孩子

第三十七章 小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女孩忽然间不知道哪里来了勇气,抬起头看向林语,很认真的说道。
  
      林语闻言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这小丫头的母亲也是自己的粉丝呐,这样一来,她能认出自己倒也不奇怪了,毕竟小孩子的记忆力总是特别强的嘛。
  
      正好这时小陈泽也快要走回到他们的座位这边了。林语便微笑着压低声音对小女孩说道:“林小项小朋友,改天阿姨让你们陈班长送你一张阿姨的签名唱片做礼物,不过。你今天认出阿姨的事情可是咱俩之间的小秘密,不许告诉别人知道哦,好么?”
  
      林小项没想到会收获这样一份大礼,一时间小脸蛋激动得红扑扑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是一个劲儿的使劲点头,“嗯。嗯……”
  
      林语这时候不过是一次善意的小小的无心之举,却没想到她送给林小项小朋友的这张签名唱片却成为了这个自卑的小姑娘未来生活的精神动力和精神支柱。从此以后,小姑娘渐渐的自信开朗了起来,并且在长大之后考上了燕京音乐学院,毕业之后更没用几年时间就成为了红遍全球的华人女天后。成为了她们那个新时代最当红的女明星。
  
      而更让林语万万没想到的时,很多年之后,当她再次看到这个小姑娘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却是一脸幸福的依偎在了陈泽的身畔,她当然不会是陈泽的妻子,事实上,陈泽的婚事以及他未来的老婆谁属,早就已经被他那个利欲熏心的老爸给当筹码给交易出去了,以至于多年之后当林语看到林小项这个小姑娘跟了陈泽之后。虽然免不了数落了花心的陈家大少几句,但心里却还是禁不住生出了许多感慨来。
  
      至于是不是因为她托小陈泽转送的那张签名唱片起到了媒人的作用,她就不得而知了。当然了,那已经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是关于下一辈年轻人的故事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而等小陈泽回到林语身边时,心思很敏锐的他立刻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就一脸奇怪的问向林语道:“小妈。您跟我同学刚才都悄悄说了我什么呢?”
  
      “呵呵,还能说什么。”林语亲昵的搂着小陈泽道。然后悄悄向林小项眨了眨眼睛,“还不是在夸咱们家小泽刚才在台上的表现咯,嗯,落落大方的,一点也不怯场,很有大将之风嘛,是不是啊,林小项小朋友?”
  
      林小项此刻还沉浸在被巨大幸福击中的激动心情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嗯,嗯,是的,是的。”
  
      小陈泽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摸了摸后脑勺,不满意道:“小妈,您瞎说什么呐,我哪有您说的那么镇定,我刚才可是紧张坏了呢。”
  
      “呵呵,你这小子,也知道不好意思呀!”林语笑着习惯性的又掐了掐小陈泽的脸蛋。
  
      全校统一组织的家长会开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不到四十分钟就宣告结束了,接下来就回到各自班里头,由各班班主任再组织小会了。
  
      这个环节跟其他学校的也没多大分别,无非就是由班主任介绍一下班级里的情况,表扬一些平时在学校里头表现比较好的同学,另外再批评一下表现不行的差生,要求学生家长在课后多多配合校方搞好教育之类的内容。
  
      在这个环节里,班主任倒是大出风头,一帮有头有脸的学生家长们都得老老实实的听她一个人摆布,让她多少收获了不少虚荣感,而她点名表扬到的优秀学生的家长自然是脸上光彩照人,至于每每被她点名批评的差生家长,则无不都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纷纷把恨铁不成钢的恼怒目光瞪向了窗口外面,就好像自己家里的宝贝儿子或者闺女此刻就待在那里似的。
  
      林语本来还多少有些担心小陈泽会不会在学校里闯祸而被在家长会上点名批评,可一通会开下来,班主任秦老师却是对小陈泽不吝溢美之词,直把小陈泽这个班长夸得简直就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人物了,这让除了感觉到林语大为讶异之外,心里头却溢满了自豪兴奋的情绪。
  
      可不是吗,她向来对小陈泽就视若己出,而小陈泽也特别粘他,眼下听到班主任老师对小陈泽的夸奖,她当然也绝对脸上有光,欣慰无比。再说了,这下子她倒是不用担心回去之后怎么跟陈若男说小陈泽在校的学习情况了,就照实说就行,也省得自己因为心疼小陈泽被大姐训斥而不得不在大姐跟前撒些小谎话了。
  
      接下来的家长会里。班主任秦老师又按照校方安排对学生家长们提出了几点要求,林语都认真记下来了,并且很贴心的多帮没有家长参会的林小项也记录了一份。算是兑现了之前小陈泽给人家的承诺了。
  
      大概也就一堂课左右时间,这个家长会就圆满结束了。而林语做为小陈泽的家长,在会后还受到了秦老师的格外关照,被多留下来聊了几句,当然了,从秦老师口中,林语听到的可全都是些好话。又多拖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林语才算是真正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不过直到会议全部结束了,陈扬和陈若男这两个正主儿都没有出现,这让林语这个自己家里人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出了小陈泽他们班的教室,林语就一边朝教学楼外走去。一边赶紧给陈若男去了个电话,电话里陈若男说她刚忙完,正准备赶过来呢,林语就赶紧告诉她家长会已经开完了,让她别过来了,待会儿自己就跟小陈泽一块回家,然后又简单的在电话里跟陈若男说了一下家长会的情况,她自然是把秦老师的溢美之词实话实说了一遍,陈若男虽有些将信将疑。但听到自己宝贝儿子在学校表现很不错,她倒也是很欣慰的,当然了。等回家之后,她肯定还是要好好再仔细盘问一遍的。
  
      就这么一路打着电话,不一会儿,林语便下了教学楼,来到楼下时,却没看到在这里等她的小陈泽。顿时就有些奇怪起来。
  
      这小泽,跑哪儿去了?我不是让他就待在这棵大树底下等我出来的吗?
  
      林语暗暗嘀咕了起来。在教学楼前的一颗百年大榕树树坛旁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始终没有在来来往往的学生及家长的人群中找到小陈泽。
  
      小陈泽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林语却是知道小泽打小就很听话的,不怎么调皮捣蛋不说,更加从来不会让大人着急,一般来说,平时也就是在自己这个小妈跟前才会偶尔显露那么几分孩子特有的心性。
  
      今儿个这小泽是怎么了?难不成他在学校里就疯惯了吗?在外头等得太久了先自己跑去其他地方玩儿去了?
  
      林语虽然有些着急,但毕竟是在学校里,而且又是这样的一所红色子弟学校,安全方面的问题根本用不着担心,因此,她这时倒也不会太过于担心小陈泽,只是等不到人,她便只能是自己先在校园里四处找了起来。
  
      其实小陈泽确实如林语了解的那样,他这时候并没有跑到其他地方玩儿去了,就在林语下楼前的几分钟,他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树坛边上等着林语的,只是后来出了点岔子,他看到林小项哭哭啼啼的跟在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后面朝校门口走了出去,心下奇怪的同时,担心林小项被人欺负,便也赶紧跟了出去,若不是林语被他们班主任秦老师又多留了几分钟,他也不至于连一声招呼也不跟长辈打就离开了。
  
      而小陈泽的猜测果然不假,他一路跟着那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出到校门口外面之后,就看到林小项哭哭啼啼的扯着一个男孩子的衣角,哽咽着不停说道:“你快还我,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东西,我求求你了,你,你快还给我好不好……”
  
      “臭丫头!你烦不烦啊!给我撒手啊!”
  
      那个被扯住的高个男生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胳膊,想要推开扯住他衣角不肯松手的林小项,林小项一下就被推得有些站立不稳,但依旧是两只手死死的拽住了高个男生的衣角,一副打死也不松开的架势,哭啼声不止的同时,口中来来去去念叨着的也还是刚才那几句“快还我东西”的话。
  
      这男生没想到小丫头还挺倔的,他这一下子没推开小丫头,反倒是因为用力不均的缘故,被小丫头再往回用力一扯,顿时就听扑通一声,两个人一块摔到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林小项毕竟还是个小丫头,顿时疼得不行,坐在地板上哇哇大哭了起来,而边上被她扯住衣角的那那男生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这场面多少显得有些滑稽,顿时就让站在旁边观望的另外几个同样是高年级的男孩们嘻嘻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还在边上指手画脚起来。
  
      这几个男孩估计都是一个班里的同班同学,他们这一通取笑,立刻就让一屁股摔坐在地上的那男生气得够呛。他一把推开了边上犹自紧拽着他衣角的林小项,然后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先生恼火不已的冲几个班里的同学嚷了一声:“你们笑什么笑!”
  
      然后紧接着就见他重新转回头来,恶狠狠的冲犹自坐在地板上哭泣的林小项吼了起来:“臭丫头,你哭个什么劲儿,什么你那个死鬼老爸留给你的东西,我告诉你。你这臭丫头在我家里白吃白喝的,没有我老爸。你跟你那**老妈早去大街上要饭去了!”边大声骂着,他一边从兜里摸出只碧绿色的翡翠镯子,高高举过头顶,“哼。你不是要我还你这破玩意儿吗?好,我现在就还给你!”
  
      “求求你,不要啊!”
  
      林小项一惊,再顾不上啼哭,忍着疼痛从地板上爬起来,疯了一般的冲向了举起镯子作势要摔的那男生。
  
      但很可惜,她阻止得还是晚了些,又或者说她其实根本就阻止不了对方的任何动作。
  
      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这只也不知价值几何的翡翠镯子就重重的掉在地上。一瞬间就彻底碎成了十多块碎片,散落得一地都是。
  
      这一下变故来得太快,林小项这小丫头一下子就彻底愣住了。她甚至都忘记了伤心流泪,一脸茫然的蹲了下来,然后变飞快的开始从地上拾着那些散落的手镯碎片,一块一块的,有大有小,她都小心翼翼如珍似宝的放在她小小的手掌心里。而直到此时,泪珠儿才仿佛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扑簌簌的夺眶而出,滴落了下来,也掉入了她的手掌心里。
  
      那做了恶事的男生看到这一幕,不仅没有流露出丝毫同情,反倒是满脸鄙夷之色,撇了撇嘴哼道:“哼,一只破镯子罢了,能值几个钱啊?瞧你这臭丫头一副哭哭啼啼的讨嫌样,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拖油瓶!要不是我老爸太罗嗦又管得太宽,我汪少还用得着抢你这个臭丫头的东西啊!”
  
      “哎,我说小东,瞧你妹妹这样子,我看咱还是算了吧,别再跟她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了。”
  
      这时,边上总算是有个男生说了几句人话了。
  
      但这自称汪少的高年级男生却依旧是不依不饶,口中咋呼着说道:“切,你给我少来,我可没这么cheap的妹妹!这臭丫头不过是我家里新招来的拖油瓶而已,什么妹妹啊,哼,等她以后长大了就是哥们我的一个暖床丫鬟罢了!”
  
      汪少果然是来自高年级,居然还会几句英文,损人的话说起来也是朗朗上口,显然是从小就被长辈们惯坏了的纨绔子弟了。
  
      当然了,在四中附小这块地面上,像汪少这样的纨绔子弟并不鲜见,并且这也是有传统的,只不过随着社会发展,现在的纨绔公子哥们越来越有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最起码在陈扬还念书的那个年代,他的小学生涯还是比较单纯的,班里的高官子弟们顶多也就是调皮捣蛋一些,还不至于会发展成汪少这样一个连小女孩都不肯放过的彻头彻尾的小垃圾。
  
      很明显,汪少可不是光说不练的主儿,他看着还蹲在地上捡着手镯碎片的林小项,顿时没来由又是一通火气涌上心头,恶狠狠道:“我让你别再捡这些个玻璃渣了,听到没有!”
  
      林小项却仿佛没听到一样,失了魂一般,依旧是一边默默掉着眼泪,一边小心翼翼的拾着散落在地上的碎片。
  
      只是这样一来,汪少更觉没面子了,恼火无比的他也懒得再去想其他事情,朝前走近了些,然后抬起脚,一脚就朝着林小项的手踢了过去。
  
      哗啦一下,林小项好不容易才拾起来的镯子碎片再次散落了一地。
  
      林小项认命般的没有吭声,再次重新开始拾起地面上的碎片。
  
      可是她再拾,汪少就再踢。
  
      这样来回数次之后,终于,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几人身边响了起来。
  
      “你们玩够了没有?”
  
      ……(未完待续)
  
      ...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